可调电阻

消费之论: 深圳消费规模排名反弹 优化供给撬动需求成新出口

发布日期:2021-10-03 19:19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4月2日开业的深圳文和友成为深圳新晋“网红打卡地”。据不完全统计,开业当天有高达5万多人在线取号,同时出现了排队进店的“长龙”队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着人流走进位于罗湖东门商业区附近文和友,从整体装潢到文创周边,上世纪80年代的怀旧式气息浓厚,“文化+餐饮”新场景吸引了不少消费者探店。

  在深圳美食消费增添新场景背后,2020年深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近8700亿元,位居全国各大城市第五位,较往年排名反弹。

  根据深圳市统计局数据,深圳2020年社会消费品零售(下称“社零”)总额8664.83亿元,同比下降5.2%,降幅比前三季度、上半年和一季度分别收窄3.8、9.6和17.7个百分点。按消费类型分,商品零售额7683.56亿元,下降4.2%;餐饮收入额981.27亿元,下降12.6%。其中,限额以上单位网络零售额645.77亿元,同比增长10.8%。

  深圳消费自去年下半年恢复正增长。从月度看,去年1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2%,连续6个月保持正增长。

  事实上,除2012年深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次于北上广,位居全国第四,深圳消费增长一度退至第七位。2020年深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近8700亿元,位居全国各大城市第五位,较往年排名大幅反弹。

  数据显示,2020年,深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及其占GDP比重低于其他一线年,北京、上海、广州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为13716.4亿元、15932.5亿元、9218.66亿元;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社零总额占GDP的比重分别为37.99%、41.17%、36.85%、31.31%。

  另外,重庆市2020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18万亿元,超过广州和深圳,社零总额占GDP的比重是47.14%。佛山社零总额3289.09亿元,占GDP的比重30.41%,略低于深圳。

  对于近几年消费增速慢于GDP增速,一位大行深圳分行人士观察,深圳家庭的资产负债率很高,包括住房按揭贷款、消费贷,乃至信用卡套现、经营贷等要高于其他地方。

  根据国家统计局深圳调查队的调查数据显示,以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速指标观察,2015年-2016年,深圳市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分别增长9.8%、10.1%;2017年-2019年,深圳市人均消费支出分别增长3.6%、2.9%、2.9%。2020年,受疫情影响,深圳人均消费支出40581元,比上年名义下降5.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8.0%。

  房地产市场对居民生活消费影响较大。居住支出和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的较高增长势必会挤占部分其他消费,在居民收入平稳增长和消费倾向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居民会选择减少部分“发展型”消费支出来满足更加基本的居住需求。

  2015年深圳住宅销售价格增长四成以上,住宅成交量和面积均增长一倍以上。住宅销售价格上涨直接带动了房租价格上涨,居住改善相关支出增长也较快,当年人均居住支出增长24.7%。到2016年,深圳构成生活消费支出的八大类消费均保持增长。2017年,居住、教育文化娱乐、食品烟酒支出分别增长17.7%、15.1%、3.3%;其他五类消费支出不同程度下降。2018-2019年,家庭买车等交通通信支出、子女教育等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医疗保健支出等“刚性”支出增幅均超过10%。

  到2020年,疫情对深圳居民消费意愿和消费方式有显著影响。构成消费支出的八大类消费“二升六降”,其中食品烟酒支出下降1.2%。仅医疗保健和生活用品及服务两类消费支出分别增长10.8%和0.6%,衣着、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三类支出降幅超过10%。

  “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包容性发展模式,吸引了大量年轻人来到深圳,他们在为深圳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的同时,又源源不断地将自己在深圳获得的收入以“赡养支出”“外来人员寄回家收入”等转移性支出的形式反哺自己的家乡。

  与其他城市不同,深圳人口结构特点是青壮年就业人口和外来人口比例大。深圳居民转移净收入长期处于负值区间是深圳“吸引力”和“包容性”的体现,也是深圳居民收入结构与全国、全省和其他绝大多数城市最显著的区别。

  即使在受疫情影响严重的2020年,深圳居民在外就餐和服务消费有所减少,经营净收入负增长;但深圳市人均转移净收入-2243元,比上年-2569元增加326元。

  一直以来,分析人士将深圳消费表现低于其GDP表现的原因归结于它邻近香港,致使一部分消费“分流”。早在2013年的一份调研报告就显示,全年深圳市民赴港消费总额超450亿元,当年深圳社零总额为4400余亿元。

  疫情发生以来,深港两地互通受到影响。根据深圳市口岸办公室数据,2020年全年,经深圳口岸出入境人员2459.9万人次,日均7.3万人次,同比减少88.92%。这或许可以成为一个较好的观察期。

  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数据,2020年,国际奢侈品牌在季内继续进军深圳零售市场,如路易威登、罗意威、佰鲁提等品牌相继进驻深圳湾万象城开设新店。到去年四季度,曾受安全社交距离防疫措施影响较大的休闲及娱乐、个人护理和亲子设施业态的租赁需求上升,扩张活动明显。许多护肤品、化妆品及香水品牌已于第二、第三季度期间加速渗透深圳各个人气商圈。

  此外,2020年第四季度,深圳零售物业市场录得的门店开业数量为歇业数量的两倍有余,其中,歇业数量更环比下降64.3%。随着市场波动逐渐减弱,市场似乎已度过在新冠大流行中的至暗时期。

  广东统计局在2021年一季度广东消费品市场运行分析中表示,不仅要拓宽和丰富销售渠道,更要抓住新的消费需求点,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同时,还要重视实体消费场所,增加城市活力和消费活力。

  不过,作为一座年轻的城市,深圳的消费领域的弱点也比较突出。即缺少假期娱乐、休闲消费场所。

  例如,根据携程发布的《2021“五一”旅行大数据报告》,十大热门旅游城市分别为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成都、西安、南京、重庆、武汉、长沙。深圳此次排在十名之外。

  深圳市第七次党代会报告中提出,深圳将实施扩大内需促进消费计划,加快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深圳市商务局日前在其官网上公布了《深圳市关于加快商贸高质量发展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提出力争用5年时间建成20条(个)以上的高品质商圈、特色步行街和夜间经济示范街区。

  《征求意见稿》提出,深圳将对标国际一流加快后海超级商圈建设,打通后海片区现状商圈与深圳湾万象城、人才公园的连通,打造集高端消费目的地和标志性城市景观于一体的湾区顶流消费新地标。

  《征求意见稿》也提出,深圳要做强“首店经济”和“首发经济”,对商业物业运营商引入国内外知名品牌首店、旗舰店、新业态店给予奖励,实施“品牌瞪羚计划”,支持企业对标国际一流标准,全面提升产品性能、款式设计、工艺水平。同时规划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免税城。

  深圳文和友位于深圳市罗湖区东门商圈,此地以传统步行街消费形态为主,近年来客流有所减少。罗湖区则提出以“在一定区域范围内开设第一家店的‘首店效应’”为重要切入点。深圳市罗湖区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周建军此前表示,深圳文和友的“首店效应”有望在罗湖区这样的传统商业区培育新的消费增长点,引领消费升级和城市功能转型。澳门六彩精准一肖二码